社会头条 > > 正文
WOOK 发布时间:2019-07-16 16:13:30热度:

坚守小岛半个世纪的村医:离不开 我的骨血已融进小岛

  对话坚守小岛半个世纪的村医:离不开,我的骨血已融进小岛

  昨天上午,扬子晚报扬眼视频讲述了守护小岛半个世纪的村医谭庆云的故事,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昨天紫牛新闻记者再次来到小岛,对话这位平凡而可敬的老人。

  从宿迁市区驱车10多公里,再乘坐20多分钟快艇,就来到坐落于骆马湖水域的戴场岛。这个主岛面积仅有90亩的小岛,现有170多户居民。

  小岛上有位“特殊居民”,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是岛上唯一的医生,而且一干就是半个世纪,50年来几乎没有离开过小岛。他就是小岛村医谭庆云,今年已经67岁。

  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老人小岛行医50载?67岁的年纪为何还退而不休?行医生涯中又有哪些难忘的人和事?

  撰文:紫牛新闻记者 周茂川 高峰

  拍摄:紫牛新闻记者 杨恒国 杨泽华

  岛医素描

  小岛行医 坚守半个世纪

  骆马湖位于江苏省北部,跨宿迁、徐州两市,面积375平方公里。戴场岛坐落于宿迁市湖滨新区的骆马湖水域,从宿迁市区驾车15分钟左右到达湖滨公园,再乘坐20多分钟快艇才能登上小岛。

  戴场岛由主岛以及马口、许场、徐圩、朱圩、袁场等几个岛组成,其中,主岛面积90亩,现有居民170多户、600人,常住人口在200人左右。从高空中望去,戴场岛像一朵莲花,静静地绽放在浩瀚而苍茫的骆马湖水面上,戴场岛上的戴场村,就是一座漂在水上的村庄。

  1952年出生的谭庆云,从17岁那年跟着一个下放的知青学医,开始为岛上的渔民看病,这一干就是半个世纪。无论春夏秋冬,还是严寒酷暑,他风里来,雨里去,村民们随喊随到,没有白天黑夜,也没有周末假期,他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守护着岛上渔民的健康。

  从当初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到如今满头白发的老人,他脸上的皱纹刻下了岁月的印记。岛上的一草一木,都已融入到了他的生命里,岛周围的每一片水域,都留下了他的身影。虽然岛上的生活极其艰苦,谭庆云的收入也非常微薄,但老人仍然默默坚守了下来,在近2万个日子里默默地奉献着。

  与小岛村医面对面

  大病小病,急病慢病 什么病都看

  昨天下午4点半,紫牛新闻记者一路辗转登上了戴场岛。卫生室门口,谭庆云老人远远就迎了出来。握手时,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老人黝黑的双手布满了老茧,岁月在老人身上留下了鲜明的印记。

  行医至今已有50载,但回忆起刚开始行医的经历,老人仍历历在目。“说实话,还是有些紧张,最要命的是手上没有急需的药,急得冷汗直冒”。缺少医疗设施和药品也贯穿谭庆云早期的行医生涯。“记得有次一位女子急性中毒,我只能简单地帮她输液,然后赶紧送病人转院洗胃,最后送到了新沂人民医院”。

  50年的行医生涯,谭庆云大病小病,急病慢性病,什么病都看。不仅如此,还得“客串”接生。“记得有一次,一户居民家生小孩,但岛上没有专门的妇产科医生,虽然有接生婆帮着照应,但渔民们不放心,还是找到了我。第一次我真是手忙脚乱,帮着剪脐带,消毒什么的。后来时间一长,我基本上也成了专职妇产科医生,渔民家有孩子出生都会第一时间找到我”。

  24小时值守全年无休 曾踏冰出诊坠入冰窟窿

  戴场岛除了主岛,周边还有5个小岛,谭庆云日常行医,除了走家串户外,经常还需要划船出诊。一到了冬天,冰封湖面,就成了谭庆云最头疼的事。

  “记得有一天夜里,附近小岛一位渔民脚面被利器划伤,静脉被割破,血流不止,正好湖面又结冰了,我当时真是急坏了。”谭庆云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情况紧急,他只能踏冰而行,在冰面跑了没多远,冰层突然破裂。“我整个人掉了下去,碎裂的冰块割伤了我的膝盖,幸亏水不是很深,才捡回一条命”。

  谭庆云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他顾不得自己有伤,浑身湿透冻得直哆嗦,仍坚持赶到了渔民家,帮他处理好了伤口。等半夜里回到家,谭庆云才发现膝盖疼得彻骨。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直到今天,老人的膝盖上仍有两道明显的伤痕。

  除了出诊条件艰苦,因为自己是岛上唯一的医生,谭庆云还必须24小时在岗,而且全年无休。“老伴其他倒没有抱怨过什么,就是抱怨我这点,大冬天的,刚准备睡觉,接到个电话就走。我只能安慰老伴,相对于病人的痛苦,这点辛苦算啥”。

  渔民离不开我 我也离不开村民

  作为岛上唯一的医生,辛苦自不必多说,但谭庆云自言也收获多多。“除了渔民的信任,最大的收获就是爱情。”谭庆云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和妻子能迈入婚姻殿堂,月老就是自己的行医经历。“记得当时附近岛上一位老人哮喘反复发作,老人不能到主岛上来,我只能划船上门诊治,正是因为我看病过程中的认真踏实,老人后来就成了我的老丈人。”谭庆云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看好了老人没多久,老人就托人介绍女儿给自己认识,自己才有了这么多年相濡以沫的好伴侣。

  “其实坚持这么多年在岛上行医,一方面是渔民离不开我,一方面我也离不开村民。”谭庆云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这么多年岛上每户人家他都非常熟悉,相处得就像亲人一样。隔三差五就有渔民给自己送些吃的,送些蔬菜。“我知道渔民们是在感谢我,但我同样对他们心存感激”。

  谭庆云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这50年来他基本没离开过小岛,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宿迁市区。“我真的是非常牵挂这些乡亲们,就希望所有人都能健健康康的”。

  哪天我干不动了 希望有人能接棒

  7年前,当时60岁的谭庆云到了退休的年龄。他也到宿迁市区儿子家短暂住了几天,但看到迟迟没有医生上岛接自己的班,一下子又急了。“我是想过养养老,帮带带孙子,但城市就是待不住,岛上的卫生室不能关门啊,渔民生了病不能没人看啊!”就这样,谭庆云很快又回到了岛上,只有这种“退而不休”的生活才能让他感到内心的平静和踏实。“过去这50年,我离开小岛的日子总共也就1年左右,我的骨血都融入了这块小岛上,真的离不开了”。

  谈到未来,谭庆云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只要自己身体允许,他会一直干下去。“哪天我真的干不动了,我真的希望相关部门能重新派个医生过来,接好我这一棒”。

  记者手记

  “离不开”,是因为骨血融入这片土地

  紫牛新闻记者在岛上采访,半个小时的时间身上就被蚊虫叮了十几个包,而谭庆云老人却安之若素。其实,小岛条件的艰苦还不仅仅在物质上,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孤独感。小岛通电,也有网络,但离陆地较远,交通并不便利,也正因如此,很多年轻人都离开了,留守小岛的大多是老年人。

  谭庆云也曾经有过同事,但也是因为受不了这种艰苦和孤独,很快离开了。记者询问他有没有想过离开,为什么能坚守半个世纪,谭庆云老人一句“我的骨血都融入了这块小岛上”,让记者几乎潸然泪下,这种坚守,已经不仅仅是用让人尊敬和感动来形容了。是啊,骨血融入土壤,根已深深扎入大地,他已经与岛上每一位村民,与岛上一草一木融为一体,怎么离得开啊?!

  采访谭庆云老人时,记者心中不由自主想起了守岛英雄王继才,不同的岛屿,肩头不同的责任,却是一样的坚守,一样的甘于寂寞,默默奉献。坚守的背后是他们对这片土地和土地上人民的深爱,没有人要求他们付出这么多,是他们自己心中的信念,始终不渝的初心,自觉承担着这平凡而伟大的使命。

投稿请联系 QQ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合作及投稿请联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