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头条 > > 正文
WOOK 发布时间:2019-07-24 15:10:31热度:

“天真派”少年的“西天取经”之旅

  “天真派”少年的“西天取经”之旅

  根植《西游记》原著 填补原剧空白 引他国自发来“取经”

  唐僧是个爱哭鬼,日常甩锅孙悟空?猪八戒重情重义、转世投胎知报恩?师徒四人的前世有着怎样的缘分?

  日前,一群由12岁~14岁少年主演的《天真派西游记》“霸屏”。总导演潘礼平认为,暑期档供青少年可观看的剧目十分缺少,《天真派西游记》还原了原著对孙悟空和唐僧两人的性格塑造,填补了以往影视剧中缺失的内容,为中小学生们带来了一道新鲜独特的文化餐点。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逸男

  人生如戏 本真出演

  据潘礼平总导演介绍,“天真派”即天性绽放、本真出演的演艺理念:不是灌输式的、模仿式的表演,而是打开天性、真正理解了角色之后,演出本真自我的风采。

  54岁的潘礼平特别喜欢和小孩扎堆,他的团队此前以“小孩演大人”模式翻拍过《刘姥姥进大观园》《白蛇传》《放开那三国》等传统经典。不爱在媒体前露脸的他,却喜欢在小演员群里分享:“做人也强调天真派。不管年龄多大,人生如戏,本真出演。”

  而这次由一群十来岁少年主演的《西游记》,结合小演员自身的特点,基于“能力越强、约束越大”的理念,创新地加入了师徒四人的前世经历,点明金蝉、天蓬、卷帘、悟空奇妙的缘分,并填补了86版原剧和以往翻拍剧中部分没有出现过的剧情。

  改编的重点是唐僧的形象。潘礼平感慨地说道:“影视剧中,唐僧一直是慈悲为怀的圣僧形象。而在妖魔鬼怪的环境里,软弱凡胎的唐僧情感是比较脆弱、多愁善感的。另一方面,向上向善、拯救众生的追求,需要唐僧有一个强大的心理世界。二者并不矛盾。过去原剧中认为很小儿科、婆婆妈妈的特点,站在大人的角度给扔掉了,但这恰恰是唐僧很特质的一些东西,我们做了深度挖掘。”

  潘礼平认为,忠实原著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在影视剧中没有被开采的矿产,哪怕是被遗漏的、大家觉得不是很重要的,出现在原著中,都是有价值的。

  打造课本剧 多国来取经

  “由于《西游记》独有的神幻特色,此次拍摄经历比以往都要难,对剧组在服装、道具、造型;甚至后期特效上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潘礼平笑着打趣说,这场少年派的奇幻之旅,是在打造东方的“哈利·波特”和“指环王”的雏形。几年下来,团队翻拍名剧、致敬经典,“以后会多做现代的东西,包括校园剧、科幻剧、喜剧等,发展原创”。

  而随着国内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推广,“天真派”也开始打造《西游记》系列课本剧。潘礼平翻开中小学课本说道:“目前一年级、五年级、七年级的课本中都有《西游记》的片段。基于课本打造相应的影视剧,加上讲解和剖析,可以让学生更好地接受名著。”

  基于少年特点的合理改编也让《天真派西游记》吸引了不少国外粉丝。刚播出不久,就有他国团队自发来取经。

  总监制陆剑梅告诉记者,目前已经与新加坡国家电视台敲定于8月进剧组跟拍,来自泰国、韩国等国的电视台也在与剧组洽谈引进此剧。

  这让潘礼平团队特别振奋。团队中有不少90、00后,与孩子们一起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输出事业而努力,在潘礼平看来,这正是一场共同的修行之旅。

  少年师徒细说西游

  学霸唐僧段智文: “哭包”是怎样炼成的

  饰演唐僧的段智文12岁,来自湖南娄底。面相温文白净的他正处于变声期,声音也略显文弱,很难相信,他的上个角色是关羽。电视剧播出后,不少网友被他的形象“吸粉”。为保持唐僧瘦弱白净的形象,即使隆冬拍戏他也要穿着丝质服装:“有时正说着台词,鼻涕就掉下来了。”

  在段智文的眼里,唐僧是个不懂人间险恶的“傻白甜”,但“心是可贵的,一定要取到经”。生活中的他和唐僧一样,“都比较听话、有些腼腆,但不会像戏里天天哭、天天愁。”段智文笑着说。

  “印象最深的是拍‘三打白骨精’那场戏。和悟空诀别的时候,唐僧要把情绪蕴藏起来。那个难过的度很难把握,我连着拍了五次。”一天下来,段智文的眼睛都哭肿了。整个过程虽苦犹乐,段智文来了个学霸式总结:“演技提升了,对《西游记》原著、对人物的理解加深了很多,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传承中国传统经典。”

  作为学霸的他,这个暑假马不停蹄。21日,他已赶回长沙,准备《红楼梦之桃花诗社》的表演。7月底,他还将去延安参加全国主题教育演讲比赛。

  葛奕德:“我就是孙悟空”

  上少林习武、拜师苦练猴戏

  葛奕德不是天生会演戏的那种,但潘礼平看中他身上的灵气和“男子汉大丈夫”的味道。来自河南郑州的他个子比同龄人高,个性也更加成熟,此前就饰演过林冲、吕布、李世民等硬气的角色。被选中这个角色,一是他特能吃苦,二是他一笑一颦中有“猴精”的天性。

  性格直爽的葛奕德喜欢悟空的“重情重义、敢作敢当、直来直去”,尤其是其取经以来的“沧桑感”。在《西游记》诸多电影电视版本中,他最喜欢甄子丹饰演的孙悟空。为学猴,葛奕德还曾进入少林寺,爬山、练身形,又拜师猴戏导师梁春雷,学习耍猴棍、练猴拳、蹲着走路等。

  有了扎实的基本功,每天四个小时的妆一定,葛奕德便觉得“我就是孙悟空”。一场大闹天宫的戏拍得“特别爽”,而最难的是被如来佛祖压在五指山的一瞬间,“懵得很、不服,内心很挣扎、很复杂,扯着嗓子撕心裂肺地喊”。

  “没学猴戏之前,会束缚在动作上,心思、情绪跑了。身形动作到位后,再投入情绪,那我就是孙悟空了。”哪怕遇到吊“威亚”时受点小伤、耍花棍打到自己、全身被猴毛裹着“脸过夏天、手过冬天”等考验,在他看来都不算什么。

  想做演员的葛奕德最喜欢“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他享受着演戏带来的不同人生体验。不过,入戏太深的他也有“甜蜜的烦恼”。“如果演其他戏跟猴子一样,眨巴眨巴眼睛,成什么样啊。”

  “二师兄”万君逸:

  最感动八戒报恩

  万君逸敦实、憨厚的形象,几乎是小八戒的不二人选。14岁的他从小就在爸爸的影响下阅读名著和历史书籍,剖析讨论人物、写读后感,对角色的领悟也别具一格。“其实真实的猪八戒,是满嘴獠牙、面目狰狞的形象。虽然是喜庆、可笑、外放的性格,但其实很有小心思。”他与八戒一样都喜欢美食、爱开玩笑,成长的方式却非常粗放。十一二岁,万君逸就一个人坐飞机从成都去西宁拍戏。这次随《西游记》剧组辗转,全程他都没有让家人陪同。

  早在之前饰演《水浒传》里的鲁智深时,他就曾在零下几摄氏度的环境拍摄。这次,剧组为他提供了一个中空的大假肚,很重却不能防寒,只能靠贴暖宝宝。一到下雨天,山地道路湿滑,带着笨重的服装和九齿钉耙跑起来,让他一不小心就“摔太多”。但拍完戏后,个头中等的他体力上去了,自豪地说“现在班里掰手腕都掰不过我”。

  尽管10岁就有演艺经验,出演八戒对万君逸仍然是个很大的挑战。万君逸说,最难演的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后被唐僧赶走,八戒劝散伙的“坏坏的小心思”。每次演完,他就看着自己的视频揣摩,和导演讨论,最终这场戏拍了一个晚上。

  万君逸说,拍戏不是为了成为演员、明星。“拍戏很开心,也能长见识、学到为人处世。现在更加理解《西游记》了。”

  “小大人”沙僧董家忱:

  拍《西游记》坚定演员梦想

  才小学毕业的董家忱是师徒四人中年纪最小的,但却最像个大人。得知能演沙僧时,家在河南郑州的他激动地愣了好一会儿,半小时后才跟剧组发消息感谢。“平时情绪在脸上没过脑子,不能太兴奋、没见过世面,就假装沉稳一点”。

  从小就有独立意识的董家忱很能吃苦、想办法。每天,剧组用酒精把络腮胡贴满他的脸,收工再卸掉,“贴了卸、卸了贴,有种撕裂的感觉,吃饭、说话都不能张口太大,米饭经常黏在胡子上,吃不饱”。“人小鬼大”的他就自己去打饭,或者和万君逸在影视城搜美食。

  沙僧的亚麻布服装层数多,里面还穿着毛衣、贴暖宝宝。“很厚很长,在泥巴地上只能拖着走”。他就把长的一边绕在脖子和腰上,还能保暖。剧中沙僧挑的担里放的是真正的被褥,加上“月牙铲”,挑着走会特别累。但他从不抱怨,“能多真就多真,管它有多累。一咬牙就过去了。出来拍戏,不能太娇气。”

  拍摄《西游记》坚定了他做实力派演员的梦想。“以前以为谁都可以演戏,其实当演员是非常困难的,需要无数遍地揣摩演技。”他的偶像是沈腾,初中阶段,他打算“每一两个学期拍一部戏,大学考上北影或中戏”。

投稿请联系 QQ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合作及投稿请联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