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头条 > > 正文
WOOK 发布时间:2019-07-24 15:10:27热度:

蔡鹭:崔器的有些经历和我很像

  《长安十二时辰》配角也出彩

  蔡鹭:崔器的有些经历和我很像

  热剧《长安十二时辰》带火不少个性演员,要说剧里最气人的角色,必有“崔器”:办事儿拖后腿,带手下背叛靖安司,公器私用捉拿张小敬……兔唇歪嘴、嚼薄荷叶,身后两个大锤,又带来谜一般的喜剧效果。有人说他是“猪队友”。但最近剧集中,他回归初心舍命护城,在军牌上沾着血写下“长安”二字,弄哭了观众。

  少了嘴角那一道疤,说话也不用咬着后槽牙,一脸阳光的蔡鹭,看起来和崔器有点像,但又有点不一样。

  在此之前,蔡鹭曾出演过电影《解救吾先生》,饰演和“吾先生”一起被绑架的富二代小窦,在电视剧《九州·海上牧云记》里,他还扮演了瀚州强盗般的部落首领赫兰铁辕。

  蔡鹭6岁随父母移居美国,语言不通、文化不同,他融入不了美国生活的感觉,就像融入不进长安的崔器一样。上初中时蔡鹭选修了表演,大学毕业后回国考入北京电影学院硕士班。

  此后他暗下决心,给自己3年时间去闯荡,万一混不下去了,就回美国上班。没想到这一拍就拍到现在。问他,理想是什么,他想了想说:“能养活家,每年拍两三部戏,陪家人出去度假两次。”

  1

  少年经历像极了崔器

  蔡鹭爸爸在他3岁时,就前往美国留学。第二年,妈妈也去了美国。蔡鹭6岁时,家人决定让他去和爸妈团聚。是妈妈的一个朋友陪他飞到美国的,“那段经历,让我变得独立性更强,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能一个人回国。我不怕孤单,虽然我会孤单,但我慢慢学会怎么去应对”。

  初到美国的蔡鹭,几乎不会说英文。小学一年级第一天去学校时,他教会了所有同学说一句中文,那就是“什么?”说到和同学们的相处,蔡鹭说,“其实大家都很正常,也没有什么恶意,就是听不懂,他们也不会排斥谁,都很努力地在听,我也会很努力地拼出我知道的东西”。

  蔡鹭和曹盾在《长安十二时辰》前一直都有合作,“之前我们刚刚合作了《海上牧云记》。他和我说觉得‘十二时辰’里有一个角色特适合我,但也没说是谁,就说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一直想变成一种人,但是一直不被认可、一直被排斥”。这让蔡鹭想到了自己的经历,“在美国还是会有种族歧视的,而且你知道你的根在哪,那种感觉很像”。

  2

  最初学表演为提高学分

  蔡鹭毕业于纽约大学,是经济和政治双学位,但他同时在选修表演,“从初中开始就学表演”。最开始选修并非因为喜欢,“我其他科目的成绩一直都是B+、B-,就觉得选修表演很轻松,而且可以帮我把总分拉上来”。慢慢地,蔡鹭发现表演课他一直都做得很好,“大学读经济,是觉得父母花了很多钱供我上学,要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学位,但我的兴趣并不在那上面”。

  毕业后,蔡鹭决定回国学习表演,“我在美国上的第一堂表演课,老师就讲,在当地15%的人能通过表演养活自己,其余85%还需要再找一份工作来维持自己的演员梦”。最初,蔡鹭回国考试并没有直接去考北京电影学院,而是去了香港。“因为我看到80%的电视剧和电影都是香港出品的,所以一直以为中国的好莱坞在香港。”在香港待了一段时间后,蔡鹭来到北京,“北京电影学院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踏实,都是想学这一行的人,能交到朋友”。

  蔡鹭从北电毕业后,经历了一年半的“失业期”,但因为签了公司,他还是觉得有安全感的,“反正有人在外边给我找工作,我就安心玩,保持心态”。那段时间,他和朋友骑自行车去了南京,还参加了一个垒球队。

  3

  雷佳音的苦看到我服气

  和很多男演员不一样,蔡鹭说他是个很懒的人,不拍戏时肯定不健身,“我只在拍戏的时候维持需要的状态”。拍《长安十二时辰》前,蔡鹭刚刚拍完另一部戏,剧中他需要增肥,“我当时很开心,假公济私吃得胖了一点”。后来曹盾导演找到他的时候,看着圆圆的蔡鹭说:“你是不是要减减肥呀!”蔡鹭用了两个月时间从84公斤减到了77公斤,“每天就是吃沙拉,坚持运动,跑4到5公里”。两个月后,蔡鹭进组了,跟武术组开始训练,身材也慢慢变得更健壮起来。

  剧中,蔡鹭有不少动作戏,不过他说,全剧最苦要数雷佳音,“从冬天到夏天,他吃的苦我已经看服了,冬天,他穿很薄的衣服,我还有一个大盔甲,活动活动就暖和了,他呢,要么冻病了,要么中暑”。有一场戏,需要雷佳音将穿着盔甲的蔡鹭抱起来再摔在地上,几条下来,不但手被盔甲划破,胳膊的肌肉还拉伤了。“我看他打的时候,就觉得太辛苦了,虽然大家都羡慕男主角,但是这个苦不是谁都能吃的。”

  ■关于崔器

  兔唇、手搓名牌都是特别设计

  塑造人物时,蔡鹭觉得崔器应该有个“包袱”。他跟导演曹盾商量,希望给崔器加一个兔唇,导演问他为什么,蔡鹭说这能让别人瞧不起他,“因为兔唇是从小到大的印记,它不同于伤疤,战场上的疤痕是荣耀,只有兔唇才能让我有自卑的出发点”。兔唇贴上去不是很明显,蔡鹭就又给自己加了嚼薄荷叶的细节,“让观众的注意力更集中在嘴巴上”。

  崔器的籍贯是“陇右道”,他哥豁出性命就是为了让他留在长安。蔡鹭为此给自己加了一个小动作,“士兵胸前挂的那个牌子背面都会写着他的籍贯,我就一直用大拇指搓那个牌子,因为崔器希望有一天牌子的后面变成一道黑杠,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来自陇右道,因为他觉得这让别人瞧不起”。

  ■新鲜问答

  记者:剧集开播后很多人骂崔器,你怎么看?

  蔡鹭:我早就做好思想准备了,演员就是在夸和骂之间的一个行业。我要找他的原因,他在骂什么,是因为他不喜欢这个角色,还是他觉得我的演技差,我会对演技差的评论多一些思考。

  记者:网友发现,你此前晒的剧本上还标注了音标?

  蔡鹭:是的,这些字我都认识也会读,但拼在一起就比较绕口,为了更好地背下台词,我就把拼音标在剧本上了。

  记者:你自己追剧吗?

  蔡鹭:追,我一般会看三遍。第一遍先看整体,第二遍看我的表演,第三遍看弹幕。我以前特别怕看弹幕,因为有时被骂得很惨,心特虚,但这次我看弹幕就觉得太搞笑了,忍不住,知道马上我出场,他们要说什么,我就开始笑。据《新京报》

投稿请联系 QQ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合作及投稿请联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