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头条 > > 正文
WOOK 发布时间:2019-07-24 15:10:23热度:

资深配音演员是这样炼成的

  她是《新白娘子传奇》里的许仙,他是《情深深雨蒙蒙》里的何书桓 他们分别扮演过上千个声音角色,用声音捧红了几代港台影视明星
  资深配音演员是这样炼成的

\

《青青河边草》

\

《水云间》

\

《花木兰》

\

《新白娘子传奇》

\

《情深深雨蒙蒙》

\

  刘小芸 康殿宏

  他和她是演员,分别扮演过1000种以上的角色。只用声音出演。你可能不熟悉他们的名字,他们的长相,但一听他们的声音,多半会发出,“哦,原来是他/她!”的感叹。

  康殿宏与刘小芸,台湾最资深的配音演员。近日,记者对两位配音大师进行了独家专访,揭秘独具魅力的声音背后的故事。

  A

  他们的声音你一定听过

  她是“许仙”,一人分饰六角 他是“何书桓”也是“咆哮帝”

  7月中旬,在台北一间咖啡馆,当康殿宏与刘小芸坐在上游记者对面时,荧幕上的声音走入现实,谈笑风生间,如沐春风。两位的声音非常有辨识度,不用看人,一听声音便知,嗯,就是他们了。

  康殿宏的配音生涯已三十年有余,是琼瑶剧、杨佩佩戏的御用男主角配音演员,代表作有《梅花三弄之水云间》(后简称《水云间》)里的梅若鸿、《情深深雨蒙蒙》里的何书桓、《又见一帘幽梦》里的费云帆、《还珠格格Ⅲ天上人间》里的五阿哥,还是《龙猫》里的爸爸,《天空之城》里的穆斯卡,声音浑厚、温暖、有磁性。有相当长的时期,在内地播放的港台剧,以及两岸三地的合作剧,百分之九十以上需要配音的连续剧男主角声音都来自康殿宏,包括林瑞阳、钟镇涛、马景涛、刘德凯、张智霖、古巨基等,几乎涵盖所有一线男演员。

  观众印象最深的当属他为马景涛在琼瑶戏中的配音。马景涛因表演时歇斯底里的咆哮,被戏称为“咆哮帝”。康殿宏最初为他配音时,刚踏入配音界,对马景涛异常奔放的“咆哮式”表演方式很不理解,“当时我自身就是演员,如果换作我来演,可能就不是用这样的情绪来表达。”不过康殿宏很快意识到,自己必须先沉淀下来,把“自我”去掉。“既然人家已经这样演了,就必须照他的演法去配,揣摩他的想法,用声音去配合他的情绪,这才是配音演员。”

  刘小芸从事专业配音的时间更长。她8岁就被导演看中,开始了第一次广告配音。大家熟知的《青青河边草》中的杜青青,周星驰版《唐伯虎点秋香》中巩俐饰演的秋香,袁咏仪版《笑傲江湖》任盈盈,《杨门女将》杨排风,宫崎骏《千与千寻》中的小玲,迪士尼动画《花木兰2》的花木兰,《冰雪奇缘》的艾莎,《美女与野兽》的贝儿公主,影视剧中张敏、袁咏仪的声音,都是她!

  有趣的是,在《新白娘子传奇》里,除了许仙,刘小芸还为许仕林、采茵、小牧童、媒婆等六个角色配音。对于一位出色的配音演员来说,一人分饰数角,又未让观众察觉到,需要深厚的功力。

  说到二十多年前配许仙,当年领班(类似导演)找到刘小芸配时,她看了剧本才知道是反串演出,难度在于如何用她的女性嗓音将剧中的成年男性自然地表达。刘小芸边录边摸索角色的个性,她谦虚地说,“能配这个角色是我的幸运,也算没有搞砸叶童的演出……”

  B

  他们的艰辛你不一定知道

  一句“为什么”要配七八遍 边听边写边配为演员“加戏”

  在《水云间》里,有一段戏是马景涛的原配妻子跳水自尽,男主角内心非常痛苦,加上演员激情澎湃,渲染式的发挥,康殿宏配完后身心俱疲,好像“少了半条命”。

  另一场戏看似容易,剧本上就单单写了一个“为什么”,康殿宏以为说完这句就完了,没想到,马景涛把这句话演绎得非常“琼瑶”,说完一个“为什么”后面紧接着七八个“为什么”。他只得跟录音师说,请等一下,我先数数他一共说了多少个“为什么”。

  演员讲台词可以相对比较随意,有的还不会完全照着剧本说,配起来就相当费力——得一边听一边记一边配,又要对演员的口型。一场戏配下来,有时需要两三个小时。

  曾有一部古装戏的男主角李铭顺来自新加坡,讲普通话不太自然,经常会在每句话前加“我跟你说哦”“你知道吗”这样的口头禅。制作人杨佩佩便请求康殿宏在配音时想其他词来代替。康殿宏思前想后,从前言后语、故事发展,来寻找替代词,既要对着口型,又要表现出主角的性格。

  曾做过演员的康殿宏感叹,配音演员可比演员难多了!必须随时保持嗓子良好的状态,清晰的头脑,是脑力和体力的结合。

  C

  他们的敬业让人敬佩

  打不同部位发出的声音不同 一场戏要真哭十几次

  早期刘小芸在为电影《玉卿嫂》中一个小男孩配音时,有一个气声老是发不好。在黑暗的配音棚里,导演冷不防从背后捏了一下她的脖子。正专注于荧幕的小芸吓了一跳,本能地发出一个抽气的声音。“你记住了吗,就是这个声音!”导演告诉她。回想当时那个环境、情绪、感觉、力道,小芸恍然大悟。

  后来她在教学生时,曾碰到类似场景,学生老是不知怎样准确发出一个被踢到的声音,于是她趁学生不注意,从他后面踢了一下,学生也被吓到,她再引导学生去体会,哦,原来是要这样的声音啊!

  老一辈配音演员对艺术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康殿宏甚至能说出配武打戏时,被打到哪里,发出的叫声分别是怎样的。他举例说,比如小腹上挨了一拳,肚子会缩进去,去抵挡这个力道,发出的会是“呃”这个声音,而不是“啊”的一声。他经常提醒年轻配音演员要多揣摩,“武打戏不是好混的,不要以为不用念台词,在那里喊啊啊啊就够了!”

  康殿宏说,打到脸、打到头、打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受力程度不同,发出的声音都不一样,有时甚至可以去打自己试一试,要让观众感觉听到的声音是合情合理的,不要闹出笑话。

  他们的经验来自于日常生活。刘小芸会仔细观察平时其他人的一举一动,听他们是怎么发出相关的声音。到了配音时,一个个具体的场景便浮现在眼前,她就可以顺利从“声音库”中挑选出非常准确的声音。

  没有感情的配音是不真实的,也不能打动观众。在为电影《新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祝英台配音时,哭戏很多,隔三五分钟就要哭一次。因为并不是一次性录好,经常会NG,每次都得重新酝酿感情再录。而刘小芸坚持投入真感情去配,一场戏下来最多要真哭十几次,有时是啜泣,有时是嚎啕大哭。配下来很伤神。“祝英台扮演者梁小冰演得很投入,作为她的声音也必须要用心、用力。”

  康殿宏对于每场戏也是全情投入,有时刚配了一场伤感的戏,而下一场却要配个搞笑的角色,这时就会到洗手间擤擤鼻涕,用冷水冲把脸,缓和一下心情,不能把情绪带到下一场。

  D

  他们的快乐是得到观众认可

  古巨基与车仁表为配音员“减负” 配音得到观众和演员认可

  有的演员知道后期要用配音,加之有时台词比较绕口,就不怎么背,而是数“一二三四五”。这对配音演员来说增加了难度,只有费更大力气把本子上的词给一一对应进去。

  有的演员则非常敬业,能体恤到配音员的不易。康殿宏印象深刻的有两位。一是古巨基,他只会讲广东话,广东话在字句排列和措辞上与普通话有区别,然而他每一场都会硬背台词,把普通话的台词用广东话一字不差地讲出来,因此康殿宏在配“何书桓”和“五阿哥”时,感觉非常轻松。

  韩国演员车仁表在演《偷心》时,尽管他知道会有中文配音,依然会将简单的句子以汉语拼音标注,硬背下来。对于超长的复杂句子,他会将前面几个字和后面几个字讲中文,中间实在背不下来,就用韩文讲。这样一来,跟他搭戏的中国演员会知道他哪句话讲完了,康殿宏在配音时也能知晓哪句话讲到哪里,减少了很多麻烦。在康殿宏来看,他们尊重配音演员的工作,为配音提供方便,是相当敬业的演员。

  电视剧《花木兰》中,男主角赵文卓起初对配音表示不解,“我的普通话很标准,难道也需要配音吗?”由于现场拍摄收音不够干净,他勉为其难接受配音。最后出来的效果他非常满意,认为比自己说更具神韵,拍摄其它剧时也指定康老师来配音。从抗拒到认可,让康殿宏很开心,现在两岸三地的配音合作也越来越多。

  琼瑶和杨佩佩很少会来配音现场,有时候在第一集时来听一下,“康哥,交给你了。”对康殿宏的配音很是放心。

  刘小芸的儿子小时候很羡慕妈妈的工作,认为她上班就是坐着看电视。有一次当他有机会参与《海底总动员》配音,为里面那只萌萌的小丑鱼尼莫发声,终于发现,“妈妈的工作还真不容易!”

  虽然已过了退休年龄,康殿宏仍活跃在配音第一线。他笑言,以自己的年纪,还配音如此频繁,在台湾可能只有他一个了。

  E

  他们与重庆的缘分

  为《呼归石》配音 用声音串起台北和重庆

  最近,康殿宏的作品有《小飞象》真人版的男主角,《阿拉丁》真人版的侍卫队长。在《玩具总动员4》里,刘小芸配了翠丝(女牛仔),康殿宏则是演绎的粉红猪。

  如何让自己的声音更有魅力?刘小芸建议,少吃辣,少抽烟,少喝酒,保持睡眠充足。熬夜之后,声音会不好控制。

  说起来,康殿宏和刘小芸,与重庆还有一段缘分呢!由重庆青年插画师刘何跃创作的绘本《呼归石》,讲述了回归石的动人传说。

  康殿宏和刘小芸无意中听说了这个关于涂山女与大禹的故事,了解到刘何跃对挖掘重庆民间文化的热忱,被深深打动,答应了这位年轻有为的重庆绘本师的请求,亲自出马,分别为大禹和涂山女配了音,让《呼归石》成为了海峡两岸跨界合作的一本精彩的有声读物。

  两位也因此对重庆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惊讶于这座山城的美丽,表示不久后会亲自来重庆走一走,看看呼归石的家乡,来尝尝闻名遐迩的重庆火锅。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

刘小芸 康殿宏

刘小芸 康殿宏

投稿请联系 QQ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合作及投稿请联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