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头条 > > 正文
WOOK 发布时间:2019-04-15 17:40:38热度:

83line的仁川大战纪实(主澈特)

  事件是真的,但个中内容纯属脑洞!请不要当真,随便看看随便乐乐吧。

  正文开始

  金希澈对朴正洙的感情不一样,这件事是金钟云最先发现的。

  他想了想,趁着打歌日程空隙,哥哥弟弟们睡的睡吃的吃,他揣着两瓶烧酒溜进了金希澈的卧室。

  金希澈闷声喝了两杯,抬眼看着身边不说话也不喝酒只看着他的金钟云:“你都看见了吧。”

  “诶?啊,对,我看见了。我跑那么快你还是看见了啊。”金钟云就知道瞒不过这个人精,前一天晚上李东海和金厉旭讨论中国的活动讨论晚了,倒在金钟云床上睡得昏天黑地,金钟云只好抱着睡衣去了12楼,12楼一片黑暗,唯有李东海和朴正洙的房间门虚掩着,漏出微弱的灯光,金钟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正要推门,门内的景象让他怔在了原地。

  朴正洙卷着被子,眉眼温柔,是熟睡了的样子,而坐在床边的金希澈,精致的面容也满是柔情,缓缓俯下身子,以不会惊醒朴正洙的力度,吻上他的唇。

  金钟云把自己的惊讶藏进苍茫的夜色里,以光速跑去了某一个房间。

  睡下的时候,金钟云内心一片草泥马。

  老子睡的居然是金希澈的床!

  金钟云给金希澈又倒了酒:“那以后呢?”

  “以后?能有什么以后?”金希澈连喝三杯,有点猛了,“呀金钟云,你找我喝酒都不带下酒菜的吗?”

  顺手抓起手机拨了个电话:“我和你钟云哥喝一杯,你看看冰箱里有啥给拿点呀。”

  五分钟后,李晟敏端着一盘子糖醋肉颠颠儿跑进屋放下:“正洙哥说让你们少喝两杯,明天还要去仁川呢。”

  金希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乖弟弟李晟敏又颠颠儿地跑出去,很懂事地给带上了门。

  金钟云并不打算放弃,和金希澈碰完杯喝了酒,又一次开口问道:“哥,以后呢?以后要怎么办?”

  金希澈终于认真起来:“真的没有以后了,他太辛苦了。钟云,我可以是个好哥哥,但我绝对不会是个好队长,现在队里这个情况,你,多帮帮正洙。”

  “我会帮,你不说我也会帮。可是,你呢?你也会很辛苦的。”金钟云着实心疼,金希澈这些年是活得恣意任性,可他从不越界从不过火,只因为他太清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自己能要什么,不能要什么。

  就如同当年在破碎的车里咬伤了舌头,自己痛在深处,才会清醒,才会忍耐,不把痛处暴露给敌人,也不想要亲近的人因自己的痛而痛。

  金希澈呵呵笑着,顺势躺在了金钟云腿上,抬手遮住自己的眼:“当然辛苦,就是因为知道太辛苦了,所以,舍不得把他拉下水。”

  话已至此,金钟云明白,他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因为金希澈是这样爱着superjunior,这样爱着朴正洙。

  如同放在心尖上呵护的珍宝,怎舍得伤害了一丝一毫。

  然而第二天金钟云就被打脸了。

  老大哥们打起来了,这是suju成立这些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严重情况。弟弟们一个个吓得不知所措,力气大点的崔始源和申东熙想要分开他们,却被两人如出一辙的冷脸给吓得不敢动弹,倒是大哥line唯一剩下的金钟云,没怎么放在心上。

  这特么也叫打架,简直就是菜鸡互啄。

  吐槽归吐槽,当俩老人互相捏着领子扭出了待机室,金钟云知道自己该出面了,作为唯一剩下的大哥,他安排始源和神童去护着让他们闹但是不要让他们受伤,安排晟敏和赫宰去和那几个被吸引过来的记者交涉,让东海去照顾被误伤的圭贤,让厉旭带着人整理一片混乱的待机室。

  金钟云自己走进了隔壁。

  权志龙和东永裴还是心有余悸,毕竟金希澈的洒脱却自律在圈内出了名,朴正洙的温和好相处在圈内出了名,而suju的团魂,也在圈内很出名。

  然后现在suju的这两个主心骨顶梁柱打起来了。

  金钟云和权志龙嘀咕了几句,权志龙点点头表示非常理解,送走了金钟云,东永裴有些好奇:“艺声哥和你说什么了?”

  权志龙叹气:“利特哥不容易啊,管着这么大个队伍,这两年又一直出事,再不让他减压的话,怕是扛不住。”

  东永裴看着他的队长兄弟,微妙地叹息一声。

  上台时间快到了,金钟云把已经化好妆的弟弟们赶到房间一边,招呼站在门外不敢出声的Cody进来给83line换衣服化妆。到底还是有专业素养的舞台工作者,朴正洙和金希澈迅速把自己调成表演状态,上了舞台。

  金钟云每每回想起这次舞台,其实总觉得搞笑多过于哥哥们闹矛盾的紧张。Super junior的队长利特,是多会管理自己的一个人啊,在舞台下被气成那样,也能保证表演的质量,事实上那一场美人啊真的是历次最佳,因为弟弟们一个个都紧张得要命,连最爱闹的李赫海都十分的收敛,半点小动作都没有。

  毕竟队长认真发起脾气来真是不得了。

  朴正洙确实是气坏了,气到完全忘记表情管理,他极少这样暴躁过,恨不得把舞台跺穿才能出了这口气,金钟云趁着走位间隙瞄了两眼金希澈,一如既往的模样让他豁然开朗。

  金希澈你就是个人精!不,妖精!

  因为第二天还有首尔的行程,所以当晚连夜开车赶了回去,到宿舍已经半夜了,金钟云把弟弟们都赶去了11楼。本要回家的崔始源很是担心,大哥二哥都在气头上不管事了,金钟云管得了弟弟们却未必制得住哥哥,于是他决定今晚住宿舍。

  朴正洙和金希澈各自在自己房里,看样子暂时不会有事了,崔始源看了看隔壁床上没事儿人一样的金钟云,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哥…”

  刚开了个口就被外面一声巨响吓到,崔始源跳起来开了门就往外冲,金钟云也跟着往外冲,却不料崔始源忽然急刹车立在门口,金钟云一脑袋撞上这弟弟厚实的背,疼得龇牙咧嘴。

  金希澈站在客厅里,回头望了望一脸紧张的崔始源和被他搂在怀里苦着脸揉鼻子的金钟云,嘴角浅浅地勾起:“正洙摔的。”

  话音刚落,朴正洙的房间里又是一声巨响。金希澈皱了皱眉,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正洙,我们谈谈。”

  下一秒,一个枕头飞到了他身上:“我现在没话和你说,给我出去。”

  看着朴正洙恨不得再和他撕巴一顿的表情,金希澈什么都没说,转身出去了,顺手把金钟云从崔始源怀里捞出来:“走,喝酒去。”

  “明天还有行程啊哥。”金钟云现在其实困极了,刚才靠在崔始源怀里他就差点想睡过去,这弟弟的怀抱还挺舒服。

  金希澈猝不及防地用力推了他一把:“行程个狗屁!什么破行程!我想喝酒想开心想有点自己的时间怎么不行!总把自己逼成这样有意思吗?”声音越来越大,像是要吼得一整栋楼都听见。

  突然爆发的怒火差点让崔始源吓尿,忙不迭地过去想把金钟云护着,金钟云却抬手把他挡开,脸上竟是笑着的:“好,我们喝酒去,始源啊,去给哥弄点下酒菜吧。”

  崔始源一直懵着圈,现在他坐在希澈哥的房间里,那位哥喝着烧酒吃着螃蟹,不时地和他干上两杯,而说好要陪希澈喝酒的金钟云却靠在他肩上睡得香甜,这哥哥敏感不易入睡的情况全队皆知,难得现在可以安稳入睡,崔始源莫名地多了些心疼,只能收紧了手臂的力量,让他睡得更舒服些。

  次日,金厉旭和李晟敏早早地就端着早点上楼来,开了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就怕吵到谁,跟着进来的李东海轻轻地推开朴正洙的房门,见他还睡着,松了一口气,一转头就看见李晟敏和金厉旭站在金希澈房门口立正,李东海好奇地溜过去看了一眼,也开始立正。

  金希澈枕着他的靠枕,躺在地上睡得天昏地暗,一条腿还搭在了崔始源腿上,崔始源背靠着床,臂弯里搂着金钟云,两人头靠在一起,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李晟敏看了看表,还可以让他们再睡一个小时,于是使了眼色给两个弟弟,东海拿了始源扔在地上的外套盖在了希澈身上,晟敏和厉旭则拿起床上的薄被,小心地盖住了睡在一起的始源和钟云。

  多年以后,为了综艺效果,朴正洙说那一次他和希澈隔了三个月才说话,当事人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其实身边的弟弟们早就在心里嗤之以鼻。

  明明你俩过了三天就憋不住了好么?

  至于为什么不早不晚要说三个月,那是因为…

  好吧其实真的在吵架后的第三天,朴正洙就心软了,毕竟金希澈即将入伍,毕竟自己也有错,毕竟…

  他舍不得。

  SuJu不能没有金希澈,朴正洙也不能没有金希澈。

  金钟云作为目前队里排第三的兄弟,在大哥二哥都有心事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弟弟们的主心骨和哥哥们的依靠。

  难得第二天上午没有日程,金钟云正想好好看个新电影再美美地睡上一觉,刚拿出电脑,朴正洙就一头撞进来倒在了他床上,金钟云看了他一会儿,把处于呆滞状态的金厉旭送出了门外,嘱咐了几句,然后进屋锁上了房门。

  “钟云,我在希澈眼里,这么差劲吗?”朴正洙不做综艺的时候,其实是低音line,温柔的低沉的声音,像醇厚的温泉水,让人觉得温暖。

  金钟云坐在床上,力度适中地替他按摩着腰:“那个家伙就是嘴硬心软,哥难道第一天认识他吗?”

  朴正洙目光呆滞:“从来没想过我会和他打架,和你和英云都不奇怪,和希澈打架,真是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金钟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按下吐槽的冲动,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其实,他就是为了让你闹一闹,这两年接二连三的出事,你有多苦,我们都看见了,他也看见了,对着我们这些弟弟们,你舍不得让我们一起苦。他不想只以弟弟的身份陪着你。他气你,和你吵,就是为了让你能痛快。”

  看着朴正洙渐渐暗下去的脸色,金钟云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希澈哥是故意的。”

  朴正洙最后在金钟云床上睡着了,眼角还有着泪痕,金钟云悄悄打了个电话,然后大摇大摆地搂着金厉旭出了门:“今儿霸占你希澈哥的床去。”

  金希澈则进了那个有朴正洙的房间,一晚上都没出来。

  翌日,83line就好像和好了,说好像而不是一定,是因为虽然不冷战了不恼了,但是个人都看出来了朴正洙在躲金希澈,从来讲究有话直说最讨厌冷战的金希澈竟意外地不恼;是个人也都看出来,他明里暗里地,更宠朴正洙了。

  这件事情的重要转折点确实是在三个月之后的美国,从不嗜酒的朴正洙,结束了一切之后,拿着烧酒,醉醺醺地去了金希澈的房间。

  酒量比朴正洙高出无数个段位的金希澈一脸淡然地看着朴正洙难得的撒酒疯。

  其实朴正洙也没怎么闹,就只是抓了金希澈的领子,却软绵绵地没有力气,最后倒在金希澈怀里。

  “希,希澈啊,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对我…这么好。”已经口齿不清的朴正洙躺在金希澈怀里,仰脸看他,脸色绯红。

  “因为你值得。”金希澈亲了亲他的额头。

  金希澈不是傻瓜,朴正洙也不是傻瓜。

  (这里本来是有一段的,非常非常清水了,可惜不过审啊西吧)

  第二天,弟弟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行动不便的朴正洙和他身后神清气爽的金希澈。崔始源蹭到金钟云身边,小声问道:“哥,他们这…”

  金钟云倒是笑嘻嘻,自然而然地靠在崔始源怀里,转头凑到他耳边:“这样不是很好吗,正洙有人独宠了。”

  站在最前排围观83line的李晟敏被这把狗粮齁得起鸡皮疙瘩,一转身就目睹了门面和主唱的亲密无间,一向心思细腻的李晟敏感觉自己好像闻到了什么酸腐的气息。正想抓人吐个槽,再一转身,就看到李赫海搂搂抱抱嘀嘀咕咕的样子。

  李晟敏气哼哼:靠!欺负老子是单身!

  金厉旭哭唧唧:钟云哥,说好的艺旭呢,为什么你要投入一匹马的怀抱。

  申东熙乐呵呵:好像是好事,要不去吃顿烤肉庆祝一下吧~~

  曺圭贤懵呼呼:好困~好饿~

  end

投稿请联系 QQ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合作及投稿请联系:

友情链接